《野鸢尾》 (露易丝·格丽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这次咱们来读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的诗集《野鸢尾》(The Wild Iris)中的同名诗《野鸢尾》.

视频版

视频版(备选)

文字版

At the end of my suffering

there was a door.

在我苦难的尽头

有一扇门。

Hear me out: that which you call death

I remember.

听我说完:那被你称为死亡的

我还记得。

Overhead, noises, branches of the pine shifting.

Then nothing. The weak sun

flickered over the dry surface.

头顶上,喧闹,松树的枝杈晃动不定。

然后空无。微弱的阳光

在干燥的地面上摇曳。

It is terrible to survive

as consciousness

buried in the dark earth.

当知觉

埋在黑暗的泥土里,

幸存也令人恐怖。

Then it was over: that which you fear, being

a soul and unable

to speak, ending abruptly, the stiff earth

bending a little. And what I took to be

birds darting in low shrubs.

那时突然结束了:你所惧怕的,作为

一个灵魂却不能

讲话,突然结束了,僵硬的土地

略微弯曲。那被我认作是鸟儿的,

冲入矮灌木丛。

You who do not remember

passage from the other world

I tell you I could speak again: whatever

returns from oblivion returns

to find a voice:

你,如今不记得

从另一个世界到来的跋涉,

我告诉你我又能讲话了:一切

从遗忘中返回的,返回

去发现一个声音:

from the center of my life came

a great fountain, deep blue

shadows on azure seawater.

从我生命的核心,涌起

巨大的喷泉,湛蓝色

投影在蔚蓝的海水上。

柳向阳 译

你好哇, 我是最在乎你的英语老师, 英语兔.

刚刚我为你朗读的是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的诗集《野鸢尾》(The Wild Iris)中的同名诗《野鸢尾》.

露易丝·格丽克的全名是Louise Elisabeth Glück. Glück在德语中是”幸福(运)”的意思.

瑞典学院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给她, 给出的获奖理由是:

“…for her unmistakable poetic voice that with austere beauty makes individual existence universal…(…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性声音, 用朴素的美使个体的存在具有普遍性…)”.

露易丝出生于一个匈牙利裔犹太家庭, 在高中时曾患有神经性厌食症. 高中毕业后进入了莎拉劳伦斯学院以及哥伦比亚大学学习, 目前在耶鲁大学任教.

总的来说, 露易丝的作品中, 有很多关于”死亡”的话题, 而第六本诗集《野鸢尾》转向抽象和存在意义上的有死性问题. 虽然之后露易丝的作品中关于死亡的内容有所减少, 但仍然占有一部分比重.

这本诗集,《野鸢尾》, 还曾获得普利策奖(The Pulitzer Prize). 这个普利策奖, 虽然主要是关于新闻类的奖项, 也有”新闻界的诺贝尔奖”的美称 — 但除了新闻之外, 还设立了包括文学, 艺术在内的多种奖项.

下面咱们来说说这首诗本身.

首先, 你刚才应该注意到了, 这首诗中的一些断句十分奇怪, 很多句子的后半部分被分到了下一行.

这是一种叫做”跨行连续(enjambment)”的写作手法. 说白了就是在一些不该断句的地方, 断句.

诗人这样写, 肯定有自己的目的, 多半不是为了让读者读得不舒服 — 当然不排除这个可能性?

这个所谓跨行连续会有一种什么效果呢?

首先就是”引发想象”.

比如:

It is terrible to survive

as consciousness

buried in the dark earth.

这一段当中, survive后面的部分就被移到了下一行, 那么当读到It is terrible to survive这一行时, 就会发问:

为什么会是terrible to survive, 幸存是恐怖的, 呢?

继续读下去, 脑海中才会展开更多画面.

又比如在

You who do not remember

passage from the other world

这一部分中, 读者就会想,

我不记得什么呀?

挺有悬念吧?

而跨行连续会产生的另一种效果呢, 就是: 强调.

细想一下, 读者在读诗的时候, 突然遇到一句读不通顺的句子, 那ta为了读通顺, 肯定会反复阅读.

而这也可能就是作者的目的, 也许作者就是想要读者去反复阅读这句话, 以达到一种强调的效果.

所以这种方法在很多诗歌里都可以见到, 下次大家再看到一些断句奇怪的英文诗, 就可以往这个方向思考一下.

接下来, 咱们来看看诗中的一些语言点吧.

第二段中的短语hear me out的意思是”听我说完”.

比如:

I know that you’re hungry but hear me out! This carrot is poisonous! Don’t eat it!”

我知道你饿了, 但是先听我说完! 这胡萝卜有毒! 别吃它!

所以, hear me out有一种”等一等, 先听我说完, 你再说…”的感觉.

而至于后面的that which you call death.

虽然英语兔我之前讲过that引导主语从句, 但这里的that并不是引导词, 而是一个代词, 毕竟that后面的部分并不是一句完整的句子.

而这一部分则是which引导的定语从句修饰that, 意思就是”那个被你称作死亡的事物”.

接下来在第五段中有一个短语, take … to be, 意思是”把…当做”.

比如英语兔我在过年见亲戚的时候总是把我的大姨当做我的二姑, 又或者把我的三叔当成大伯. 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搞清楚这些亲戚该怎么称呼…

而在第六段中的第一行, you who do not remember中, who引导了一个定语从句, 修饰you.

意思是”如今不记得的你”.

另一个同在第六段的单词, oblivion, 意思是”被遗忘(的状态)”.

还记得那些只用过一次的橡皮, 第一天上课还在用第二天就找不到的笔吗? 它们对你来说基本就是一个oblivion的状态, 被遗忘了.

不过呢, oblivion这个词比较书面, 比较正式, 最好别说My carrot is in oblivion. 但你可以说, 某过气网红被人遗忘了: He/she has slipped into oblivion.

最后一段中有一个单词, azure, /ˈæʒə(r)/, 意思是”天蓝色的, 蔚蓝色的”, 所以当然一般和天空/大海搭配: the azure sky/sea.

其实通读了这首诗之后, 咱们可以看出, 虽然诗人一直在提及关于死亡, 关于苦难等沉重的话题, 但在结尾, 从那巨大的喷泉中和蔚蓝的海洋中, 咱们也意识到了, 诗人其实仍然是想带给读者生机和希望的.

露易丝·格丽克在高中时期曾患有神经性厌食症, 如果放任病症恶化的话, 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而露易丝也不想就这样死去, 所以她接受了长达数年的治疗. 这一在青春时代 同病症作斗争的经历, 给露易丝带来了很大影响, 所以露易丝的很多作品的主题都是生死.

但是正如露易丝本人不愿默默无闻地死去, 《野鸢尾》的结尾也是在死亡中迸发出了生机.

希望你喜欢这首诗!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语音

1人播报8国地铁

2020-10-27 19:15:42

语音

《了不起的盖茨比》(菲茨杰拉德)

2020-11-19 18:56:00

如果你对以上内容有任何想法或疑问, 请在下方评论. 新用户需修改默认用户名(点击页面右上角头像进行设置)才能评论. 评论需审核才能显示.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