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We Two Parted(情诗还是诅咒?)

大多数情诗都是描写思念, 两情相悦啊, 而我们要读的这首拜伦的名作却似乎怨气十足. 兔老爹我会先通读一遍, 然后对它的背景, 发音, 语法, 词汇做出讲解.

视频版

视频版(备选)

文字版

欢迎来英语兔做客, 我是最在乎你的英语老师, 兔老爹.

我们这次来赏析一首拜伦的诗.

拜伦的全名是乔治·戈登·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 是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英国浪漫主义文学的代表人物.

我们今天要读的是拜伦的一首情诗, 但是这首情诗却和一般情诗不一样. 

大多数情诗都是描写思念, 两情相悦啊, 而我们要读的这首却似乎怨气十足, 但是又不光光是怨恨的感觉, 还有伤心啊, 无奈啊, 追忆啊等好多种感情.

接下来咱们先通读一遍, 然后兔老爹我会对它的背景, 发音, 语法, 词汇做出讲解. 

When We Two Parted

想当初我俩分手

By George Gordon Byron 

乔治·戈登·拜伦

When we two parted

In silence and tears,

想当初我俩分手, 

沉默着流泪着

Half broken-hearted

To sever for years,

将分离多年,

心都要碎了

Pale grew thy cheek and cold,

Colder thy kiss;

你的脸苍白冰冷, 

更冷的是你的吻;

Truly that hour foretold 

Sorrow to this.

当时那一刻真是预言了

今日的悲痛.

The dew of the morning

Sunk chill on my brow—

清晨的寒露, 

冷彻了眉头

It felt like the warning

Of what I feel now

仿佛是预先警告我

我今日的感受.

Thy vows are all broken,

And light is thy fame;

你的誓言都破碎了, 

声名也断送了

I hear thy name spoken,

And share in its shame

听到你的名字被提及, 

我都感到羞愧.

They name thee before me,

A knell to mine ear;

别人当我面提到你,

我听着犹如丧钟

A shudder comes o’er me—

Why wert thou so dear?

我浑身颤栗

你为何曾对我如此珍贵?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

Who knew thee too well—

他们不知道我认识你, 

更不知我其实熟识你

Long, long shall I rue thee,

Too deeply to tell

我会长久,长久地惋惜你, 

难以言明

In secret we met

In silence I grieve,

当初我俩秘密相会

如今我在静默中哀伤

That thy heart could forget,

Thy spirit deceive

你为何将我遗忘

并将我欺骗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如果我多年后

再与你相会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我该如何问候你?

用沉默, 用眼泪.

想必你也体会到这首诗和一般的抒情一类的爱情诗截然不同. 诗中是满满的惆怅甚至是有些许怨恨. 那么拜伦为什么会写这样一首诗呢?

熟悉拜伦的人应该知道, 拜伦这个人其实和他笔下的唐璜一般风流. 与他有过瓜葛的一个女人是Lady Frances Wedderburn Webster, 是他朋友Sir James Wedderburn Webster的妻子. 唉, 也不知道那时候的上流社会, 有没有”朋友妻不可欺”这种说法. 在1816年前后, 有各种流言说Lady Frances和The Duke of Wellington, 也即是威灵顿公爵, 也有染. 威灵顿公爵何许人也? 熟悉英国历史的人多半知道, 他就是在滑铁卢战役(Battle Of Waterloo)中打败了拿破仑的男人. 那你说他牛不牛?

于是拜伦就很嫉妒, 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 写下了这首When We Two Parted. 这个在我们现代正常人看来简直荒唐. 关键是, 好像历史上到最后也没有证据显示威灵顿公爵的确和Lady Frances偷过情. 

不过呢, 这首诗发表的时候拜伦也没有指明这个”We Two”是他和谁. 为了保护Lady Frances的身份, 拜伦还故意说这首诗是他于1808年所作, 用来混淆视听不让别人把这首诗和Lady Frances联系在一起.

那么后来学者为什么推断说这首诗的对象是Lady Frances呢? 那是因为, 在拜伦1823年写给表妹Lady Hardy的信中附上了原诗的最后一段, 那一段从来没有发表过. 这最后一段解释了诗中女子的身份.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所看到的When We Two Parted并不是完整版.

诗的背景讲完后, 我们来看一下这首诗的韵律:

基本是1-3, 2-4押韵.

这个其实是挺传统的韵脚.

如果再细看一下咱们会发现这首诗除了韵脚以外, 有很多重复的音.

比如光是第一段里就有when, we; parted, pale; silence, sever, sorrow; half, hearted; cold, cold, kiss; cheek, truly. 

而之后的段落里还有:

share shame, know knew, secret, silence, spirit, 等等.

这种用相似音的技巧在现代说唱乐里也经常被运用到.

兔老爹我在想, 拜伦是不是相当于那个时代的Eminem呢?

好, 我们来看开头:

When we two parted

In silence and tears,

Half broken-hearted

To sever for years,

这几行很好理解, 这里的sever和part一样, 都是分开的意思.

再接下来:

Pale grew thy cheek and cold,

Colder thy kiss;

这里用了倒装句. 正常语序是: thy cheek grew pale and cold. 之所以用倒装, 是为了强调开头的pale和之后的colder.

thy cheek grew pale and cold就是your cheek grew pale and cold. 这里的grew是grow的过去式, 但并不是成长的意思, 而是”变得”. 下一句colder thy kiss是省略+倒装, 正常句是thy kiss grew colder than thy cheek. 你的吻比脸颊还更冷, 当然这里是比喻. 至于你的吻很冷是因为分手伤心呢? 还是因为分手没有感情了呢? 你觉得是什么情况?

thy的意思是”你的”, 相当于现代英语中的your.

如果你看过英文版圣经或是莎士比亚, 那么你应该还见过thou, 相当于现代英语中的做主语的you.另外还有一个用来做宾语的宾格形式thee(you).

再接着:

Thy vows are all broken,

And light is thy fame;

这里的light is thy fame又是个倒装句, 正常语序是thy fame is light. 之所以倒装, 是强调light这个词. 那么light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 显然不是作为名词的光, 那么就是作为形容词的轻了? 什么样的名声很轻, 很弱呢? 那自然是如果一个人没什么名声而言咯. 这句话的意思啊, 就是, 你没什么名声可言了, 名誉扫地.

They name thee before me,

A knell to mine ear;

这里的name作动词, 是提起某人名字的意思. name thee就是提起你的名字. knell是丧钟, knell to mine ear就是对我的耳朵来说是个丧钟, 就是在我听起来犹如丧钟. 你可能要问mine不是名词性物主代词吗? 这里应该是my ear啊. 现代英语的确是这样. 在中古英语里, 元音或半元音前的my要变位mine, 为了好发音.

再接下来

A shudder comes o’er me—

Why wert thou so dear?

o’er就是over, 但是读起来是读/ɔː/的音, 而不是o-er的音, 之所以这样是为了和之前的before押韵, 也调整了音节数量.

a shudder comes over me就是一个颤抖通过我的身体, 就是我颤抖了, 感到痛苦的意思.

wert thou这个中古英语相当于是现代英语的were you. wert是be第二人称, 也就是你是的过去时的变位. 顺便说一句, 与you are对应的是thou art. 这个art可不是艺术, 而是与”你”这个第二人称对应的be动词现在时的变位.

这句就是why were thou so dear? dear在这里是珍贵, 特别的意思. 拜伦在自问, 为什么当初你对我这么珍贵重要呢?

接下来,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

Who knew thee too well—

They know not就是现在英语中的They do not know. 在中古英语中, 直接在动词后加not就是否定形式.

比如在以前的圣经里, 耶稣遭到背叛后被钉在十字架上, 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 他即使被人害了, 还代表那些害他的人向上帝圣父求情, 说原谅他们吧,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他说:

Father, forgive them, for they know not what they do.

这句话相当于现在的Father, forgive them, because they do not know what they are doing. 你应该看出来了, 以前也没有动词进行态的. 助动词是现代英语的产物. 不过呢, 很多现代版本的圣经已经把这句话也改成现代英语了.

再来:

Long, long shall I rue thee,

Too deeply to tell

这里又是倒装, 正常语序是I shall rue thee long, long …rue作为动词就是后悔某件事…这里后跟thee, 表示我后悔跟你当初的纠缠. 在这里倒装是为了在句子开头强调long, long的时间.

好, 我们看最后一段,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should在这里可不是应该的意思, should在这里是为了构成meet的虚拟语气, 意思是万一我哪天再遇见你, 如果改成If I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陈述语气就好像我确定将和你见面一样. 但是If I should meet thee就表示了再相见完全是我假设的.

最后一句,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这很好理解, greet someone with… 就是用什么打招呼, 比如I greet her with “hello”. 我用”hello”和她招呼, 但是这里呢, 拜伦一直都在说想当初我俩分手, 都是回忆. 现在做假设, 万一我们再见呢?

我只能用沉默和眼泪来向你打招呼.

好, 以上就是拜伦当初发表这首诗的版本.

不过我们之前说到, 公开发表的When We Two Parted其实并非完整版.

拜伦最初所作的完整版还包括最后一段. 那一段他为了保护Lady Frances的身份没有发表, 但是在1823附在了给表妹的信中. 以下是最后一段:

Then—fare thee well—Fanny—

Now doubly undone—

To prove false unto many—

As faithless to One—

Thou art past all recalling

Even would I recall—

For the woman once falling

Forever must fall.—

那么, 再见, Fanny

你声名狼藉

被人说作

毫无忠心

我们之间覆水难收

即便我愿再接受你

堕落的女子

永不翻身

后来的学者就是因为这里的Fanny, 才推断出拜伦这首诗就是写给Lady Frances的.

兔老爹我觉得这几行才是真正得怨气十足.

最后一句才最狠, 意思你堕落(fall)一次啊就会永远堕落下去.

你看看, 拜伦是有多嫉妒啊, 你Lady Frances居然移情别恋, 爱别的男人, 太堕落了. 这三观在咱们现代人看来, 也是够呛.

兔老爹我感觉前几段诗其实还很含蓄, 直到最后一段才爆发出来. 幸亏当初没发表, 不然其实会给这首诗减色不少. 

你对这件事儿怎么看呢? 请在评论中告诉我兔老爹. 

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或建议, 也请在评论中告诉.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语音

音标/ʃ/和/ʒ/(同"史"和"日"有啥不同?)

2020-4-17 14:04:04

语音

音标/tʃ/和/dʒ/(不是"吃"和"知"?)

2020-4-21 19:57:48

如果你对以上内容有任何想法或疑问, 请在下方评论. 新用户需修改默认用户名(点击页面右上角头像进行设置)才能评论. 评论需审核才能显示.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